您现在的位置是: 首页儿童故事儿童小故事

哈克梦游奇遇

儿童故事网2021-11-23人围观
哈克睁开眼,马上伸手去摸自己的后脑勺,光光的没有小鬏鬏。这么说他确实是在做梦,可是他一看自己的胳膊时,不由得愣住了:手臂上有两条划破的伤痕。这可确实是梦里划的,是被月季花的刺扎的,上边还带着一个刺呢,而且哈克很累,真像跑过一段长路似的。

  哈克在梦里,梦见自己像个小姑娘似地蹦蹦跳跳。在街心花园里先跳了一阵猴皮筋,然后他被花坛里那一大片五颜六色的花吸引住了。四下看看,花园里就他一个人,于是他迈过栏杆,摘了一朵粉红的,又摘了一朵黄的……

  “好哇,小丫头!跑这儿偷花来了!”突然长椅后面冒出一个瘦老头,直朝他冲来,哈克吓得扭头就跑,跌了好几个跟头。醒来时,才知道是梦,幸亏是个梦。

  “砰砰砰!”有人敲门。

  哈克慌忙穿好衣服,趿着鞋子,开了门。哟!是梦里那个瘦老头。

  “是你?”哈克和老头几乎同时吃惊地喊出来。

  “你摘花了吗?”老头问他。

  “我刚起床,不过我在梦里倒是去了公园一趟。”哈克老老实实地说。

  “我也是在梦里看见有人摘花,我是街心公园的管理员。”老头眨巴着眼说,“今天早上我去公园,看见花被人摘去了不少,我是顺着地上的一个个花瓣跟踪来的,没想到是你们家。”

  哈克忙说:“梦里摘花可不算数!”

  老头一努嘴:“可你花瓶里插的都是真花!”

  哈克扭头一看,真傻眼了,桌子上的花瓶里,一大把美丽的鲜花,还都带着露水呢。

  瘦老头从衣袋里取出个小本子:“照规章制度办事,摘一朵花罚款五元!”

  哈克的工资被罚去了一大半,他苦着脸冲床底下叫:“大鼻鼠!大鼻鼠!”

  大鼻鼠打着哈欠,懒洋洋地从床底下爬出来。

  “快闻闻,这梦是谁捣的鬼!”哈克说。

  大鼻鼠歪头探脑地胡乱闻了两下说:“这梦味儿还不太浓,咱们再看看第二个梦怎么样?”

  哈克做完第二个梦醒来,睁眼一看慌了。他的二十英寸大彩电、一百五十立升电冰箱和全自动洗衣机全都不翼而飞了!

  “抓……抓……”哈克满头大汗,“贼”字到底没喊出来。因为他清楚地记得,在梦里,是他自己把这些值钱的电器背出去的。

  哈克现在毫不怀疑,有人在用魔法操纵控制他的神经,让他像机器人一样把自己的东西拱手送出去,这一定是一个十分高明的大窃贼。

  哈克自言自语:“要是盗贼操纵警察局去抢银行,操纵救火队去放火,操纵动物园的管理员把狮子、老虎、豹放出来,那可就糟了。得马上采取措施!”他把大鼻鼠从床底下叫出来,问:“夜里你看到什么没有?”

  “夜里我睡得死死的!”大鼻鼠眨着眼。

  “今天这味儿够浓了吧?东西可都丢了!”哈克试探地问。

  大鼻鼠仰着鼻孔在屋子里转了半圈,笑嘻嘻地说:“哈,没问题,味儿浓着呢,我只要用半个鼻孔闻就可以跟踪追击。”说着就摇头晃脑地往屋外走。

  “等等!”哈克叫住他,然后冲进里屋,系上武装带,别上手枪,提着电警棒,简直是全副武装,连报话机都带上了。

  然后走到桌边,连拨了好几个电话号码:“报社吗?我是警察局哈克,请你们留出明天头条版面,将要有捕获世界头号大盗贼的惊人消息需要报道。”

  “电视台吗?请务必下午派摄制组到哈克家里,拍有历史性的重要镜头!”

  哈克踌躇满志,嗨,该他露一手了,再也不会有人嘲笑他无能了。

  哈克昂首腆肚,像慷慨出征的将军;大鼻鼠则像最机警的军犬,鼻子贴着地面,蹑手蹑脚地走在前面。

  哈克觉得路很熟,啊!怎么进了警察局的门,莫非盗贼已经打入警察局,在内部埋下了钉子?哈克紧张起来了,他看见大鼻鼠吸溜着鼻子直奔自己的办公室,不由得大吃一惊。好家伙,坏人都隐藏到他屋里来了。他隔着玻璃已经看到了放在屋子里的电视机、电冰箱。

  哈克一下子推开了门,大鼻鼠突然脸色大变,结巴着:“快!快开枪!电冰箱后边。”

  哈克急忙卧倒,举枪射击。不好,碰上了鼻子,他掏出手榴弹一抛,错了,把报话机扔出去了。

  “喵——”一只白猫从电冰箱后面蹿出来,叼着半条鱼跑开了。

  真是一场虚惊,哈克警惕地在屋子里搜查了一圈,连个人影也没有。

  “贼呢?”他气恼地问大鼻鼠。

  “这股怪味儿像是从桌子上面发出来的。”大鼻鼠仰着鼻头看着哈克。

  哈克发现桌子上的审判记录被打开了,上面还写着钢笔字。哈克局长:

  请您接受一个小偷的认罪……

  哦,这是小偷写给他的认罪书,并且叫他哈克局长。哈克神气起来了,得意洋洋地往下看。

  我是一个小偷,偷了电冰箱,彩电,洗衣机,可现在我的良心受到责备,认识到这是一种犯罪行为。以至于我不把东西交出来,就昼夜失眠,今天我把东西送来了,明天我将主动去监狱服刑。

  ——小偷哈克

  啊!怎么签的是他的名字?哈克愣住了。再仔细一看,这字迹全是他的。这就是说,他梦里成了交回赃物的小偷,看样子,明天梦里他还得进监狱,哈克想着,不由得头上冒出了冷汗。

  “哈克,怎么把家里的东西都搬来了?”警察局长站在门口问。

  哈克慌忙把那张纸揉成一团,塞到嘴里,他无法说话,只好连连摇头。

  “你在吃什么?”警察局长问。

  “巧……巧克力!”哈克含含糊糊地哼叽。

  墙上的电子石英钟已指到十二点,哈克还眼睛瞪得溜圆。尽管困得直打盹,他还是不敢睡觉。

  “哈克先生,您该睡了。这样下去,身体会受不了的。”大鼻鼠一次又一次地跑到他身边殷勤地劝道。

  “不!我不能!”哈克坚持着。他知道第二天一早醒来,自己不在床上,而在某所监狱的铁栏杆里了。

  “可您早晚得睡,人家说失眠三十六小时会思维混乱,失眠一百七十二小时就会精神错乱、发疯。”大鼻鼠还挺明白道理。

  哈克泄气了,是的,他早晚得睡。而且在梦里疯还只是半疯,至少白天脑子还是清楚的。他懊丧地走到玻璃柜旁边,取出一瓶安眠药。心想,吃了这药,睡得死死的,也许会避免做那种怪梦的。他把五片药吞到肚里。

  “你在吃什么好东西?”大鼻鼠眼馋地望着。

  “你可不能吃!”哈克警告他,“今天晚上,你最好守在我身边,看清夜里发生什么事情。”

  “放心吧,我一定把眼睛睁得大大的,赛过这鼻子!”大鼻鼠神气地说,眼睛却注视着床头柜上的小药瓶。

  这一夜睡得好香,连半个梦都没做。一觉醒来,窗外已是红日高照。哈克听见旁边有沉重的呼噜声,像是拉风箱,吹得窗帘一动一动的。原来是大鼻鼠,四仰八叉地躺在床头柜上。虽然个儿小,但鼻子超群,自然呼噜奇响。

  “大鼻鼠!”哈克用手指头按他鼻头。

  大鼻鼠只是哼叽一声,依然肚皮一起一伏地酣睡着。原来贪吃的大鼻鼠把安眠药片当成了糖豆什么的,他也吃了五片。

  “吱吱,嘻嘻!”大鼻鼠在睡梦中乐不可支地自语:“好极了,成功了!哈克,这几天的苦,你总算没白受,你这……”

  哈克眼皮一跳,他听出大鼻鼠话中有话,莫非这家伙知道底细?哈克竖起耳轮子使劲听,可惜只剩下高八度的呼噜声。

  第二天晚上,哈克又假装吃了五片安眠药,其实他全偷偷地吐出来了。他躺在床上,装作睡得很香,他听见大鼻鼠在床边走来走去地唠叨着:“这该死的药片,害得我昨天一夜不能工作。”

  他朝小瓶唾了一口,然后趴到哈克的耳朵边上小声喊:“哈克,醒醒!”

  哈克假装睡得熟熟的,一动不动。

  “今天一定成功!”大鼻鼠跳下床,摇着沉重的鼻子往门外走。

  等他一出去,哈克马上轻手轻脚地跳下床,偷偷地跟在后面。大鼻鼠上了五楼。哈克也上了五楼。大鼻鼠从一扇破窗子钻上了楼顶,哈克太胖,勉勉强强也钻了过去。

  看不见大鼻鼠的影子了,哈克颤颤巍巍地在楼顶上爬。他听到烟囱后面有嘟嘟的响声,原来是从一个小木箱子里发出来的,箱子缝还透出一线昏黄的亮光。

  哈克眼睛贴在木箱缝上往里看,大鼻鼠蹲在里面,鼻头上顶着一个小手电,在拨弄一个小录音机式的东西,有香烟盒那么大,上面有十几个按钮。大鼻鼠手忙脚乱地按着按钮,五颜六色的灯忽闪着,发出吱啦吱啦的怪声。

  “奇怪,他明明睡了,怎么梦幻电磁波发不出去!”大鼻鼠满头大汗地嘟囔。

  哈克明白了,原来是大鼻鼠捣的鬼。

  哈克气得再也耐不住了,砰地一声,掀开箱子,一把抓起那个小盒子。

  慌得大鼻鼠一下子蹦起来:“快,快给我!那是梦幻发射机!”

  “让你的梦幻发射机见鬼去吧!”哈克狠狠地往地下一摔,火星四溅。

  “完了!试验全完了!”大鼻鼠瘫坐在地上嘟囔着说,“这梦幻电磁波发射机,本来是为了抓真正的小偷、强盗研制的,我想发射梦幻电磁波,可以使小偷内心忏悔,主动投案自首。因为是试验阶段,总得有人来试验,现在就差进监狱的试验了,可现在……”

  哈克愣了,“你怎么不早说?”

  “说了,你脑内就会产生抗梦幻电磁波反应。”

  哈克完全明白了。

  “咱们再修修吧!”他望望地上的碎片,小心地问,“你还能造吧?”

  “不行了,这零件是我从外星球带来的。”

  哈克怔怔地,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该着他倒霉,多好的出人头地的机会,让他白白放过了。

  大鼻鼠仿佛看透了他的心思,安慰说:“您放心,马上就会有一件轰动全城的大案子,使您名扬天下,我已经闻到了那股奇特的气味,而且越来越浓了!”

  哈克昂首腆肚,像慷慨出征的将军;大鼻鼠则像最机警的军犬,鼻子贴着地面,蹑手蹑脚地走在前面。

  哈克觉得路很熟,啊!怎么进了警察局的门,莫非盗贼已经打入警察局,在内部埋下了钉子?哈克紧张起来了,他看见大鼻鼠吸溜着鼻子直奔自己的办公室,不由得大吃一惊。好家伙,坏人都隐藏到他屋里来了。他隔着玻璃已经看到了放在屋子里的电视机、电冰箱。

  哈克一下子推开了门,大鼻鼠突然脸色大变,结巴着:“快!快开枪!电冰箱后边。”

  哈克急忙卧倒,举枪射击。不好,碰上了鼻子,他掏出手榴弹一抛,错了,把报话机扔出去了。

  “喵——”一只白猫从电冰箱后面蹿出来,叼着半条鱼跑开了。

  真是一场虚惊,哈克警惕地在屋子里搜查了一圈,连个人影也没有。

  “贼呢?”他气恼地问大鼻鼠。

  “这股怪味儿像是从桌子上面发出来的。”大鼻鼠仰着鼻头看着哈克。

  哈克发现桌子上的审判记录被打开了,上面还写着钢笔字。哈克局长:

  请您接受一个小偷的认罪……

  哦,这是小偷写给他的认罪书,并且叫他哈克局长。哈克神气起来了,得意洋洋地往下看。

  我是一个小偷,偷了电冰箱,彩电,洗衣机,可现在我的良心受到责备,认识到这是一种犯罪行为。以至于我不把东西交出来,就昼夜失眠,今天我把东西送来了,明天我将主动去监狱服刑。

  ——小偷哈克

  啊!怎么签的是他的名字?哈克愣住了。再仔细一看,这字迹全是他的。这就是说,他梦里成了交回赃物的小偷,看样子,明天梦里他还得进监狱,哈克想着,不由得头上冒出了冷汗。

  “哈克,怎么把家里的东西都搬来了?”警察局长站在门口问。

  哈克慌忙把那张纸揉成一团,塞到嘴里,他无法说话,只好连连摇头。

  “你在吃什么?”警察局长问。

  “巧……巧克力!”哈克含含糊糊地哼叽。

  墙上的电子石英钟已指到十二点,哈克还眼睛瞪得溜圆。尽管困得直打盹,他还是不敢睡觉。

  “哈克先生,您该睡了。这样下去,身体会受不了的。”大鼻鼠一次又一次地跑到他身边殷勤地劝道。

  “不!我不能!”哈克坚持着。他知道第二天一早醒来,自己不在床上,而在某所监狱的铁栏杆里了。

  “可您早晚得睡,人家说失眠三十六小时会思维混乱,失眠一百七十二小时就会精神错乱、发疯。”大鼻鼠还挺明白道理。

  哈克泄气了,是的,他早晚得睡。而且在梦里疯还只是半疯,至少白天脑子还是清楚的。他懊丧地走到玻璃柜旁边,取出一瓶安眠药。心想,吃了这药,睡得死死的,也许会避免做那种怪梦的。他把五片药吞到肚里。

  “你在吃什么好东西?”大鼻鼠眼馋地望着。

  “你可不能吃!”哈克警告他,“今天晚上,你最好守在我身边,看清夜里发生什么事情。”

  “放心吧,我一定把眼睛睁得大大的,赛过这鼻子!”大鼻鼠神气地说,眼睛却注视着床头柜上的小药瓶。

  这一夜睡得好香,连半个梦都没做。一觉醒来,窗外已是红日高照。哈克听见旁边有沉重的呼噜声,像是拉风箱,吹得窗帘一动一动的。原来是大鼻鼠,四仰八叉地躺在床头柜上。虽然个儿小,但鼻子超群,自然呼噜奇响。

  “大鼻鼠!”哈克用手指头按他鼻头。

  大鼻鼠只是哼叽一声,依然肚皮一起一伏地酣睡着。原来贪吃的大鼻鼠把安眠药片当成了糖豆什么的,他也吃了五片。

  “吱吱,嘻嘻!”大鼻鼠在睡梦中乐不可支地自语:“好极了,成功了!哈克,这几天的苦,你总算没白受,你这……”

上一篇:色味盗窃案

下一篇:返回列表

文章评论

随机图文

  • 哈克梦游奇遇

    哈克梦游奇遇

    哈克睁开眼,马上伸手去摸自己的后脑勺,光光的没有小鬏鬏。这么说他确实是在做梦,可是他一看自己的胳膊时,不由得愣住了:手臂上有两条划破的伤痕。这可确实是梦里划的,是被月季花的刺扎的,上边还带着一个刺呢,而且哈克很累,真像...

    [儿童小故事]2021-11-23浏览(阅读原文
  • 色味盗窃案

    色味盗窃案

    哈克正在用早餐。他刚要用叉子叉起一片香肠时。听到一阵轻微的嗡嗡声。他漫不经心地朝窗外一望,眼睛立刻瞪圆了,一种奇异的景象吸引了他:一个穿粉红裙子的小姑娘,在绿草坪上走。离她头顶一米多高的上空,旋转着一个银白色的...

    [儿童小故事]2021-11-23浏览(阅读原文
  • 三只小熊

    三只小熊

    在森林的树桩小屋里,住着熊妈妈、熊爸爸,还有他们的三个孩子,名字分别叫米米、点点、彩彩。米米和点点的皮毛都是纯褐色的,可是彩彩居然是只彩条纹的小熊。彩彩出生的时候,这件事在整个森林里引起了不小的轰动。甚至有人对...

    [儿童小故事]2021-11-23浏览(阅读原文
  • 你有一封信

    你有一封信

    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晴朗的上午,白天鹅闭着眼睛享受日光浴。热心肠的小鸭子以为她生病了,就轻轻地抱着她,还给她唱好听的歌。白天鹅被小鸭子的关爱感动了,决定找个机会谢谢他。有一天,小鸭子在河边散...

    [睡前故事]2021-11-23浏览(阅读原文
  • 复活的恐龙

    复活的恐龙

           淡蓝色的小恐龙爬到了黑崽儿的面前,和黑崽儿面对面地望着。  “你是谁?”黑崽儿小心地问。三寸教授正想告诉它,恐龙根本不会讲话。  小恐龙却瞪着黑崽儿问:“你是谁?”  三寸教授大吃一惊,黑崽儿也吃了一惊,...

    [儿童小故事]2021-11-22浏览(阅读原文
  • Top